聯發青春職記|My Days in MediaTek:Part-1

目錄

前言

去年離職後原本想寫一篇單獨長文,但寫到中段的時候忽然就失去動力卡住,所以divide and conquer分成五篇更容易完成。聯發科技MediaTek(以下簡稱MTK,同行稱為大M)是我出社會之後的第一間公司,我從2015.12最後一個上班日入職,在2019.8第一個週五離職,一轉眼就是三年九個月,想想時間過得好快(我也好老),在聯發科技工作三年半共一千三百個日子,如果不能分享出一點內容的話,我的青春只能說是被白白浪費了,此職記是幫自己做個回顧與總結。以下是我離職當日寄出的farewell letter,別看短短一篇我可是花了整個上午撰寫,其中還參考之前離職同事的信件,

Dear all,

Today is my last day in MTK, so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to many great colleagues and friends. I feel very fortunate to join MTK as my first job. I really enjoyed my three and a half years in MTK, working with the finest people and being able to seat in the front row of 5G development. I also want to thank the people who I have co-worked with. Without your support and dedication, I would have faced more problems and difficulties. I’m sure that MTK will continue to grow and prosper and I wish everyone success and have a happy and fulfilling life.

很高興能夠跟大家一起共事, 祝一切順心及公司蒸蒸日上~

我學到的事:

一、寧為牛後不為雞首:產業類別決定工作的薪資水平,即便個人再努力也很難以突破

在台灣,不同產業間的待遇與發展往往天差地遠。不同產業的平均薪資可以差到好幾倍,反倒是在同一個產業,不同公司之間的差距可能就在正負二十~三十之間。然而,一個產業在台灣錢景好不好往往受制於全球經濟供應鏈分工而影響,今時今日(2020),台灣非常令人遺憾的只剩下半導體這個產業,其餘的都是慘業,也難怪消息流通的現在,有越來越多高中生寧願多蹲一兩年重考醫牙。弔詭的是,在台灣,個人職涯的選擇似乎就在高中畢業劃志願卡的那一個瞬間。舉一個現實的例子,明明分數差不多的機械與電機,畢業後的出路與待遇更是天差地遠。我直到畢業後多年才意識到自己是多“幸運”選到一個好的產業,聯發科碩士新人的起薪基本超越其他產業中階主管的薪水,更具體的來說,碩士剛畢業的25歲社會新鮮人薪水已經樂勝工作超過十年年近40歲的傳產中小主管。

二、第一份工作選擇大公司讓我累積很多經驗也見識很多

三、自己要為自己的職涯負責,沒有人真正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

愉快工作的三個必要條件關鍵:與同事主管間好的人際關係、自己的能力能勝任的工作、自己的價值感(基督徒的工作觀),其中價值感是相當主觀的,有些人覺得公司的薪水跟假期給的好有價值,有些人覺得,應該要做一些在風頭上的行業,才能滿足年輕人躁動不羈的心!然而,事實是,絕大多數的台灣公司在薪水跟假期這兩項客觀的指標上都難符合多數人的期待。此外,工作之後,工作內容往往會在單一領域專精,比如從3G時代就在負責Data Demodulation Model,沒有意外自然是一路做到5G,公司跟主管往往也很難把工作輪調,畢竟一輪調又要新熟悉跟學習,產出自然就少,重複做一樣的工作,很難不覺得無聊。所以有需求,無論是想要輪調、換工作、換部門,一定要主動出擊,不要等著自己被異化成公司的小螺絲。

為何離開MTK

我離開聯發科的是為了要轉換職涯到軟體,正是一畝三分地裡常提的大齡轉碼。2018年底陸續申請美國跟歐洲的研究所,2019在三月底陸續收到offer,五月時最後決定去德國斯圖加特大學的Information Technology,就讀我第三個碩士學位,學校十月開學,我於2019八月初離職。

會想要轉碼可分為兩方面的因素:

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我的背景會讓我在移動數位通訊領域職涯發展的局限性。當然,我在公司的期間都可以把交辦給我的事項完成,主要得益於大公司分工細緻,與我個資質足夠好學的起來。然而我欠缺許多移動數位通訊的理論基礎跟實作經驗。從我工作過程中常常有見樹不見林、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困擾。比如說,我就常常不能理解整個modem嵌入式的系統架構與設計,只知道說我這個module會根據特定的IRQ去enque task,但不知道整個real-time embeded system設計的概念(我後來上的學程有許多這方面的課,我全部都避開),又再舉一個例子,4G performace的issue對於深入的原因常常要找學長討論,也是缺乏數位通訊理論理解。我想,如果想要在這個領域長期有好的發展,勢必要把這部分自己補起來,自學要花下去的工夫恐怕不少於再讀一個碩士。工作佔去人生超過一半的時間,工作得精彩有意義,人生才會覺得有意義,我自然期待身為工程師,可以利用自己的專業獨當一面帶領project跟團隊,而不只是一個開會機器,或是一個得過且過的老屁股工程師。當然,我也看過比我大十多歲一路的大學長,之前MSP7就是,他們有好多人都是資深年資,從原本事業處調來之後,也是從頭啃Spec,也見到被公司認為沒辦法帶team,又因為年資足夠,就掛在處長底下的Staff,看起來也是過得很愜意。所以說,哪怕做個得過且過的老屁股,在MTK也都很舒適的,這又扯到價值感的問題。

再者,我在聯發科最核心也最具競爭力的業務,手機數據機工作三年,讓我看到晶片設計產業的局限性:當手機運算能力跟行動網路速度已經足夠快,消費者更在乎體驗與服務,絕大多數的服務都是油軟體驅動。人們會願意每個月付十塊錢美金訂閱netflix、spotify,但可能到兩三年才會換一台手機(而這支手機還很有可能是蘋果的),硬體廠商把希望放在5G,但至今5G並沒有如3G到4G出現殺手級的應用,5G號稱在至少一個數量極的帶寬與延時進步,對消費者完全無感,更別說,5G基地台佈建成本高昂,也缺乏各國政府真心推動(德國到現在4G網路覆蓋率都還不足),顯然整個通訊產業已經進入緩慢成長期。(科技導讀:台灣 5G 競標超過 1,000 億元|5G 的 CES 熱潮|5G 的真正顧客)(補:2020年的美中貿易戰,尤其是對於中國公司禁止下單台積電先進製程,導致轉單效應,一路上台灣的半導體與晶片產業水漲船高,有種回到二十年前回春感!加上看到同學與版上的分紅訊息,再次感慨自己出國付出的成本不可謂不巨大!)

在理想主義的層面,自我在歐洲交換之後,就一直有一個莫名天真的留學夢(可能是瘟疫青年的原罪吧),但一直都沒有足夠的動力與決心,工作多年之後總想擺脫當時的慣性,任性一回去看看遠方的風景。想著自己還年輕、父母都還健康,沒有什麼牽掛、還有一點積蓄,可以紮實當一回留歐學子,遠方與轉碼兩個願望一次滿足!

寫在一年之後:我當初其實有點任性,轉碼要轉到哪裏,要轉成怎樣都沒有研究清楚就糊裡糊塗地出國讀書,當時對於自己的舒適圈已經感到厭煩,想好好的放飛自我,大不了當gap year(Studying Holiday in Germany |進修度假在德國),來了半年以後才知道現實情況(論成長:大齡男青年的旅歐雜感與反思),一年之後才明確知道自己要成為Software Development Engineer,也就是俗稱的軟體工程師,職涯目標是Full Stack Developer

如何評價MTK

MTK是一家非常好的也非常了不起的台灣本土企業。我至今都以自己曾經加入這間公司感到驕傲,如果能夠給碩班畢業的我再選一次我應該還是會選MTK(但地點可能會選在台北)。公司在全球有超過一萬名員工,在台灣有近九千名,非常有規模,也因為如此各項制度非常完善、加班都能夠報加班費、福利該有都不會少、上班時間相對彈性、請假安排長休只要有安排好代理人都不會遇到刁難,再來我想要特別強調的是公司同事的素質非常高,我們常常在講此公司如何彼公司如何,好像公司是一個獨立的存在而忽略公司到底是由人所組成的,沒有高素質的員工,工作起來是很難愉快的。所謂素質高更直白地講是敬業( professional),除了專業知識充足之外另外則是“就事論事”,不會感情用事,同事主管也都很有禮貌對話「不好意思…要再麻煩xx哥/姊幫忙了!感謝!」回答也是「不會,謝謝!」。就我個人的經歷,「你給我…xxx,不然xxx」的威脅口氣或是在辦公室破口大罵的場景都不曾發生。所有人最關心的待遇方面,考量到近三年來公司處於營運低潮分紅大不如前(此點光從EPS就可以看出),單以底薪基本上仍舊排在台廠之首,唯分紅可能會大輸給少營運高點的IC設計公司如群聯、瑞昱,至於要與外商相比的話,因為外商少招新鮮人(aka. new grad)很難有一個公平的比較基礎。儘管有前面這些優點,公司當然還存在許多需要加強的部分,我個人感受最強烈的三點:

  1. 工時較長
  2. 工作內容較廣雜
  3. 工作崗位不會固定輪調

長久工作下來很難不有小齒螺絲釘之感,個人也很難針對一個專業方向精進。我認爲此三點最主要是人手不足的副作用,至於為什麼會人手不足進一步分析,是因為MTK的核心競爭力建築在台灣本土低廉且高素質的人才,聽到這個很多人直覺會說:「齁!抓到惹,什麼低廉高素質的人才,不就是扣斯盪(cost-down)!鬼島老闆果然只會這招!」,但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並且這個現象也出現在其他晶片設計公司,只是程度沒有MTK這麼嚴重。MTK身為來自亞洲全球前二十大的半導體公司必須要與歐美最先進的公司的產品做直接競爭,加上客戶遍佈全球市場,專案數量不但多(想想同一間公司居然包含移動數據機、家庭娛樂、ASIC、AI、智慧車等業務),許多專案的難度與時程更具挑戰性(以5G來說投入的人力絕對超過一千人、時程前後超過兩年),自然許要許多工程師去執行這麼多專案,而做出來的產品價格還要有競爭力,在今天先進製程晶片流片(Tape-out)價格節節上漲的情況,唯一可控的競爭力來源就是研發成本,也就是設計晶片的工程師們。聯發科的工程師,幾乎都是台清交一流學校的碩士生,專業與學養絕不亞於歐洲或美國的工程師,但待遇大概是相等歐洲人的一半與美國人的三分之一,儘管如此,公司開出來的薪資基本上是全台灣的 Top 1%。薪資待遇是與一個國家的經濟水平相掛鉤的,絕對不是靠單一企業就可以扭轉,若因“虧待台灣人才”把蔡董戴上“慣老闆”大帽是非常幼稚的。工程師cost-down自然會對工程師造成負擔,同時也對會對企業長期投入研發尖端技術帶來困難。因為人手不夠,所以公司幾乎把絕大部分“戰力(人力/物力/資源)”都集中到正在賺錢的“戰場(產品)”,而沒有預留足夠“戰力”押寶在潛力產品的開發,長久下來對公司的競爭力會逐步降低。這是一個難題,誰都不想只當 “一代拳王” ,老闆與長官們都非常清楚,然而身為上市公司必須要對股東負責,公司短、中、長期的規劃與投資比想像中的更複雜。就我所知,公司有逐漸增加潛力產品開發的比例(如車用電子、智能語音等應用),這些產品現在不是量小就是,還在起步,要到真的能貢獻收入可能要再等個兩三年。總而言之,如果追求穩定待遇、制度完善規模大、希望接觸最先進的晶片半導體,MTK會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聯發青春職記|My Days in MediaTek:Part-1 有 “ 3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